页面载入中...

新京报:治“教师工资低于公务员” 约谈也是督促

admin 暴力暴力轮强短篇小说 2020-02-19 719 0

  这缘于去年5月,湖南长沙市委办公厅下发的开展为基层干部“网络减负”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着力整治政务新媒体账号过多、用户关注度低、基层信息采编上报任务重等顽疾,乡镇、街道和社区、村层面,原则上不再保留新媒体账号,信息发布转移至县级融媒体中心。于是,“事倍功半”的“望岳优生活”选择了关停。

  政务新媒体为何沦为基层干部“指尖上”的负担?半年多过去了,此次“减负”是否为基层干部松绑?记者进行了采访。

  负担

  一个区曾有149个政务新媒体账号,内容制作耗费大量精力

  倪萍曾经在自己的书中写过:赵忠祥在中国电视史上是个奇迹。“他做主持人时,我刚刚出生,三十多年后,我们居然在一起同台搭档。和他同时期的同行大多已渐渐隐退,而他依然在荧屏上长盛不衰,这不但是个奇迹,也是个谜。”

  倪萍曾在2018年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中回忆自己当年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生活的经历,年轻时她一直以温柔朴实的形象、娓娓道来的主持风格赢得全国观众的喜爱,其实骨子里就特别顽皮。私下里经常捉弄同事,赵忠祥自然也成了最常被她捉弄的对象。“赵老师经常把西装上衣一脱站起来就走了,我捡起来就给我们收垃圾或者送盒饭的,说这没人穿你拿回家穿吧。赵老师再回来找就没有了。”

  2018年盛夏的某个午后,两个“老玩伴”倪萍和赵忠祥曾相聚在北京电视台,录制一档访谈节目,节目的主题正是回顾改革开放后,春晚的变化和发展。倪萍的工作人员说她已经很久没有录过这样的节目了,也是为了能跟赵忠祥见一见。

  倪萍在书中曾提到,她为赵忠祥庆幸或者说羡慕他有一个家,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十几年下来赵忠祥最满意的就是他的家庭,他曾在《岁月随想》中写道:我们每天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再干点自己的事。我手持一卷书或者拿一支笔,看看写写听听,甚至很少交谈,但我们的心意是相通的。 赵忠祥有时候也会跟倪萍等人聊起对婚姻的态度:“你们的悲剧就在于幻想太多,整天生活在世外桃源,希望过着神话般的日子。家庭是什么?就是相互搭个伴过日子。整天哪那么多爱呀、情呀。凡要死要活的大多长不了,一时一阵行,可那不叫婚姻。旺火一般都是空心,一燃了之。”

admin
新京报:治“教师工资低于公务员” 约谈也是督促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