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重返影视圈?媒体猜哈里夫妇会在这几个领域发展 - 第3页

admin 久热 2020-02-01 200 0

  我们现在回到陈先生这本书上,其实羌族这个族群的生活状况跟意大利很多小乡村的生活状况非常相似,因为大家都知道像罗马、威尼斯,因为这些城市还有鲜活的生命,所以这些建筑都被保存得非常完好,文化也得以延续,但是大家如果走到意大利小乡村看一看就会发现,其实这是失落的乡村,已经被许多年轻人给抛弃了,所以在羌族发生的一切其实就是在意大利发生的一切。如果有人想要问我怎么去修复这个建筑,我有办法,但是如果有人想问我到底怎么去修复挽救这样一个民族的文化、一个族群的文化,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是我们现在正在对这个问题进行一定的探讨研究。我认为一个可行的行动方向是,让这个族群的人拥有一个文化认同身份,让他们能够自豪的说我是羌族人,我是某一个族群的人,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当然我提出的这样一个方向是假设性质的,也是非常理论性的,如果具体落实到实践上会非常复杂。关于这个方向的一些想法我已经着手在写,但是如果真的要落实到实际的话还非常复杂。

  现在我为大家再谈一个最鲜活的案例。

  我的工作团队成立了一个工作室,正从传统的中国乡村搜集数据,我们具体是怎么进行工作的呢?也就是我们到具体的一些中国传统小乡村去,从那边实地考察得到一些当地的特征数据,并且把它们全部转化成参数,我们把这个方法用英文来称呼,称呼为ddd或者是数据驱动设计。我们具体怎么进行操作的呢?比如具体举一个小乡村的例子,我们从社会、空间、经济、城市形态等不同的方面对它提取数据,并且把这些数据全部转化成参数。接着我们得到这些参数之后,我们会用非常复杂的一些数据分析方法对它进行分析,我在这边不跟大家进行赘述了,因为技术上的东西非常无聊。我们最后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们最后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怎么去保护修复这些文化小乡村的方法,如果说能够找到这样一个解决方法的话,那么这个方法可能也会适用于其他世界上的一些小乡村。

  在我进行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当地居民他们对于文化符号的记忆缺失,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经常会问人家说这个装饰是什么意思,这座庙有什么含义,这条龙还有这个文饰又有什么意义,但是当地人并没有办法给我一个解答,他们对于这样的文化符号已经失去了记忆。我认为像现在这本《意大利古建筑散记》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就能够让我们了解到在这些实物背后的文化含义究竟是什么。

  2014年,我在博洛尼亚大学做访问教授,给那边的学生讲课,也是讲关于中国和意大利跟文化遗产和艺术史相关的系列课程,在中国和意大利之间。当时有一种感觉,陈志华先生讲意大利是一件大文物,我当时在博洛尼亚大学,我跟同学讲课的时候,大部分是意大利学生,确实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因为在博洛尼亚大学,那个城市除了帕多瓦之外应该是有很多回廊,可以在里面行走,在那边下雨基本不用打伞,我记得有45公里长的回廊。我当时讲课的时候,发现意大利的年轻学生我们的印象中的不一样,可能会有一种感觉,他们真的是生活在文物之下。因为都是拱形的门,甚至于你可以想象整个天空也是一个大穹顶,蓝色的穹顶。意大利年轻人生活在这样的穹顶之下,实际上就像陈志华教授说的那样,是生活在大文物里面。

  意大利学生对我的讲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们觉得这个东西有什么价值?我当时还没有开始研究意大利建筑,我只是在课程当中作为案例来谈,博洛尼亚它连通古代和现代,连通天和地,连通不同的文化,比如意大利人、留学生,还有像我这样的外国教授,这样的东西他们并不关心。后来我在意大利世界遗产预备名录里面看到这一项的表达清晰的记载,说明还是有专家在关注这件事。我就在想,对于意大利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可能不是很用功读书,作业做的不是特别认真。下午,博洛尼亚大学的五点钟,年轻人都在广场喝啤酒聊天,很不用功,年轻人觉得在意大利呆不下去都到美国、到欧洲去。所以我在想文化遗产可能是一种重量,这种重量可能在意大利尤其明显,从它的文化遗产的密度来说绝对是第一的,另外它对于年轻人的压力,对于历史应该是一种重量。

  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把这样的意大利介绍给我确实是陈志华先生。陈志华先生的这本书,我读的是第二版,里面还有欧洲文化遗产保护的三个流派,那个文章对我影响很大。后来,我在法国做的是遗产学,我在那边做的时候,在写相关的文章,关于修复流派的时候,其实我是受到陈志华先生很大的启发,他那个书当时是旧读物,现在又再一次来读,我又有很多感慨。第一,因为陈志华先生现在89岁,他80年代初在意大利做访问学者的时候,他的年龄在五十二、三岁,比我现在还小一点,我已经超过他的岁数,那时候他的心态,他认为自己是老头子了,我比他是更老的老头子,但是陈志华先生有一个很年轻的心,这个年轻的心非常敏感,非常细腻。比如说他在这里经常写到因为文物而流泪,因为罗马而流泪,因为米开朗基罗的大卫而流泪,而且他在拿波里参观那些民居的时候,从文物保护的角度,马上会想到的是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就是那种人道主义的东西,这样一种东西是陈志华先生特别感人的。我记得这本书最后一句话是他讲离开的时候,一个列车员用非常生硬的意大利式的英语说你是一个好朋友,我想这样一种好朋友,这样一种对于意大利建筑的情感,那样一种情怀是特别感动人,这是我们走上文物的研究、保护,甚至于传承的一个最基本的出发点,有了这样一个东西是陈志华先生在这个书里面留给我们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财富,大家读这个书的时候能感觉到陈志华先生他自己的那颗心,他的眼睛,甚至于他的手,在触摸着这一切,这样一个情怀也是我们今天做文化遗产的人应该有的感情,硬心肠的人做不了这个事,而这样的情感多少都有点像父子之情,或者是一种母爱,对于我们过去不能割舍的一种情怀,陈志华先生在这方面特别用情之深,这里面有很多特别感人的东西。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

admin
重返影视圈?媒体猜哈里夫妇会在这几个领域发展 - 第3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